人人中彩票

34 双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桑砚扶着齐墨的手臂道:“我明白,我也曾有过,我也曾害怕过!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会相遇相知?!?br />
    “娘亲..爹爹...”一孩子的哭喊声在死人堆里想去,两人迅速想哭声的地方看去,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坐在地上放声哭喊。齐墨和桑砚急忙跑了过去,只见孩童哭喊着双手用力的推着旁边的妇人,这人身体早已冰冷,小孩的双腿还压在她身下,而这妇人的身后亦是躺着一个男子,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想必是用命护住了这个孩子,才让这孩子幸免于难的,这一幕让桑砚想去了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母亲也是为了自己才丢了性命的。他能感受道没有娘亲的痛苦,忍不住伸手拭去小孩脸上的泪痕安慰道:“没事了,爹爹和娘亲只是睡着了?!?br />
    小孩抽泣着一边抹着泪一边看着眼前这两位陌生的面孔,哭得更加厉害了。

    桑砚又没有哄过小孩顿时有些慌了倒是齐墨却变得镇静起来扶着桑砚慌忙为小孩拭去泪水的手说的:“没事就且让他哭一会儿吧!”两人便席地坐于孩童身旁静静的等待着,直至小孩哭累了,不哭了,睡着了,桑砚便将小孩抱了起来看着齐墨道:“齐墨,我们带他走可以么?”

    齐墨道:“当然!”

    全村的人,几百条命,一夜之间魂归西天,两人抱着小孩走进百里亭,身后是熊熊烈火,那块刻着百里亭的界碑被移至火海之中,界碑上的字已然变成了“百里墓”

    深夜百里亭那间小屋里,小孩依旧睡的很香,两人也一直坐在其身旁守着。一阵大风刮过,昏暗的油灯灭了,坐着的两人站起,屋子里是漆黑一片,只听见桑砚的声音道:“终于来了!”齐墨再次将油灯点亮,走出屋子在将门关上。

    桑砚道:“齐墨,这里再设置一层结界吧!”

    齐墨道:“好!”只见齐墨的公孙剑围着屋子飞行了一圈再次回道剑鞘中,屋子的上空便出现了隐隐约约的一道光晕笼罩着整间屋子。随后两人便踏剑飞出百里亭的范围。

    树林里安静的出奇,两人却只是背靠背的站在原地,桑砚一句:“不必躲躲藏藏的了,现身吧!”

    “哈哈哈哈....”一个女子的声音在树林周遭响起,辨别不出到底出自于哪个方向。

    桑砚道:“看来还是个挺猖狂的女鬼了!”

    一阵狂笑过后紧接着便是四个方位同时出现四位红衣女子,而这四道身影长的竟是一模一样的女子。黑发如丝红衣飞舞,脸色确实极其惨白,没有一点血色。当然只剩一缕魂魄的躯壳有怎会有血液呢!看这身姿容貌,生前确实一位绝美的女子。

    桑砚皱眉道:“又是红衣,怎么这年头的妖呀,鬼呀都是喜欢穿红衣的么?”

    齐墨道:“砚,小心,她们只有一个是真的,有三个是幻影?!?br />
    桑砚道:“不,这四个都是幻影,只是这四个幻影当中有一个是有魂魄的而已,这魂魄早就该进入轮回了,却还死赖在凡间!”

    “把那个孩子交出来!”女子阴森镌刻的声音从四个方向传来。

    齐墨道:“怎么,还想赶尽杀绝不成!”

    “是他们该死,他们就应该死无葬身之地,曝尸荒野,这是百里亭的人应有的报应!”

    桑砚冷笑道:“呵呵,报应,你该想的是你现如今的报应吧!”说着拔出早已泛着光晕的长灵剑扭头对着身后的齐墨道:“墨师兄,我们比试比试,看谁先找到她真正的魂魄,然后散了它,让她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齐墨道:“好!”

    两人分开,飞向各自前方的身影,女子阴深的脸庞冷冷一笑更显阴深恐怖了,四道身影同时退后上升,白皙的利爪从袖子里伸出竟还冒着黑烟。

    桑砚不禁陶凯道:“哟,你这厉鬼,鬼道修的还不错嘛!只可惜你遇上了我们,注定要魂飞魄散了!”

    女子道:“莫要言语猖狂,不交出那孩子,那就用你们的命来抵!”挥舞着利爪就像两人攻击而来。

    桑砚忙到:“齐墨,小心别让她的爪子抓到了,那会沾上尸毒!还有,用血阵,这厮怕阳血!”

    齐墨挥舞着公孙?;氐溃骸懊靼?”挥?;普菩?,鲜红的些滴在剑捎,周遭的光晕更显强烈了。

    黑雾白光,交织在树林里,几时还听见女子的惨叫,齐墨一手使出拂尘将两道魅影圈住,御剑朝其眉心刺去,刺中一个化成黑烟消失,而另一个依旧面目狰狞的挣扎这,齐墨又是一剑刺去,依旧成为一簇黑烟,扯声喊到:“砚,魂魄在你那方!”

    桑砚回头笑笑道:“看来我运气不错嘛!”女子更是趁其回头的机会向桑砚袭来。

    齐墨快速使出公孙剑,再次击灭一个,迅速飞至桑砚身边道:“集中精力!”女子见状极速退后了一些。

    桑砚不忘认真说道:“我的精力都集中在你身上了!”

    女子依旧不打算退缩的想两人飞来,从中间将两人冲散,更是猝不及防的一脚踢在齐墨胸膛,将齐墨踢得跌落在地上,更是快速形成一道红色的烟雾飞向桑砚,利爪直接掐住桑砚的脖颈,直至的向漆黑的上空飞去。桑砚的脖颈被掐的生疼,女子将毒烟刺入桑砚的皮肤中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另一只手一掌打在桑砚胸前,桑砚更是一口鲜血喷出。

    女子扭曲的面容道:“你竟然是妖,还是有两颗丹心的妖?!?br />
    桑砚一手抓着女子的手挣扎着说道:“呵呵...没想到吧!你手里的那种尸毒对于我这个妖道根本就是没用的!”

    女子依旧没有放开手狰狞的面容冷笑道:“这两颗丹都不是你本人的吧!一颗至纯,一颗至邪,你就等着被反噬吧!”

    桑砚扭曲的面容看向眼前的女子,在还有意识之际将长灵剑刺入女子的腹中艰难的开口道:“是否会被反噬,这些都与你无关,你杀了百里亭全村的人,你才该死无葬身之地,百世不得轮回!”

    腹中传来疼痛依旧没有令女子松手,而是恶狠狠的盯着桑砚冷笑道:“哼,该死,说我该死,难道这些人将我逼迫致死就不该死么,凭什么他们可以逍遥于世,而我却要命丧黄泉?;褂心歉龊⒆?,那个贱人和他生的孩子,他们才是最应该死去,坠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的人?!?br />
    桑砚依旧还在挣扎着:“不论是何因果伤及无辜便是错!”

    女子忍着疼痛苦笑着:“无辜,到底是谁无辜,我不过只是喜欢了一个人而已,却被他们逼迫致死。呵呵,倒是你,你这妖道,竟还行起正义来了!”

    却在不经意中身体再次被追赶上来的齐墨用拂尘穿身而过,整个身影被齐墨从身后抓起扔到地上,被拂尘固定着。

    齐墨踩着公孙闪身扶着得于解放的桑砚,搂着他焦急的问道:“没事吧!”

    桑砚平息了咳嗽声抬头裂开嘴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置我于不顾的!”

    两人缓缓的停落在地面上,而被穿心而过的女子身体若隐若现的,势必就要魂飞魄散了。

    齐墨收起了拂尘说道:“不论有何恩怨,残害了无辜终究是错的!”

    女子闭着眼睛:“这都是他们逼我的?!毕肓骼?,才发现一缕魂魄而已已经没有泪水了。

    齐墨摇摇头道:“不思悔改!”而后使出公孙剑朝其眉心刺去。

    只见那女子幽怨的眼神看着桑砚,用最后残存的意念说了一句话传入桑砚的意识里:“邪性入体之时,但愿你依旧不忘初心?!彼婧笳錾硖灞慊梢宦魄嘌滔⒃诤谝估?。

    桑砚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胸口,除了那颗至纯的鲛珠还有一颗至邪的蛇丹正是在毓灵山剑藏阁那条蛇妖的蛇丹,那是浸透在血液里邪丹。当初的桑砚也只是想着作为备用就擅自收起来了。

    齐墨见桑砚捂着胸口又关心问道:“胸口疼么?”

    桑砚抬头看着齐墨摇摇头道:“刚才被她打了一掌还真有些疼?!?br />
    齐墨慌张的扶着桑砚道:“我看看,是不是被尸毒入侵了!”

    桑砚无奈笑道:“没有,要是被入侵也是从喉咙这里,刚才被她掐了那么久!”

    “那...”齐墨看了脖颈的红印更是心疼不已。

    桑砚道:“师父,你忘了我是妖族,也是魔族,尸毒只会荼毒凡人,不会入侵妖魔的!”

    齐墨依旧不太确定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桑砚回道:“比真金还真!跟我喜欢你一样真!”

    齐墨:“你.....”

    桑砚笑嘻嘻道:“好了,墨师父,真的没事?!?br />
    齐墨道:“嗯,不过有哪里不适要及时说出来!”

    桑砚突然搂着齐墨的脖颈道:“知道了,相公!”

    齐墨这才满意微笑道:“我们走吧!去看看那孩子!”

    “嗯!我们把他带回凌云峰吧,你就当作又收了一个弟子!”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一切随你....”
上一页        人人中彩票        下一页

人人中彩票 www.curranartglass.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荣博彩票 | 全民汇彩票 | 全民汇彩票 | 全民汇彩票 |